丝袜姐妹物语      点击:加载中
第一章妹妹的初体验「美莎……美莎……你这个睡猪,快要迟到了」里莎一如以往呼唤妹妹起牀。「嗯……姐姐……早晨」美莎打着呵欠,懒洋洋的的爬起牀,然后望一望身旁的闹钟才急急跳下牀。里莎看着已经高中三年级的妹妹,真是又好笑又好气。美莎和里莎两姐妹自少就丧失双亲,由叔父养大。虽然自少就失去亲人,但两姐妹由于天生丽质,活泼开朗,所以受尽身边朋友亲人的疼爱,彼此也能相依为命过日子。一年前里莎在一间私立高中找到一份教书的工作,有了收入,便跟美莎搬出来两个人居住,美莎也顺理成章地转到里莎任教的学校读书。星野美莎:18岁,163cm,86d,57,86,外表青春可爱,拥有一束亮丽的黑色直发。高中三年级学生,性格较内向,温和良善,成绩运动优异,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被骗。至今还是处女星野里莎:23岁,167cm,88e,58,87,容姿瑞丽,棕色曲发。在私立高中任教英文及一些兴趣班。性格开放,穿着也偏向性感。没有男朋友,但却有多次性经验。「早餐就放在台面,我先回学校了,你不要迟到哦~」里莎临走前吩咐好美莎后,便穿上一双名牌的细跟高跟鞋出门口了。美莎也不再迟延,梳洗过后,吃过早餐就换上校服。她从衣柜中拿出了粉蓝色的花边胸罩和丁字裤,这些性感的内衣都是里莎近来买给她的,里莎说美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内衣应该穿得性感一点才有魅力,还把美莎原来的内衣裤掉了。初初的确令美莎感到不习惯,后来却慢慢也喜欢穿了,大概因为里莎买的都是质地相当好的名牌内衣。另外,她们的学校除了是区内出名教学优秀外,令人个出名的原因就是校服。因为校裙的限制很宽松,漂亮的女同学都喜欢穿很短的校裙,都是仅仅能盖过臀部。为了保暖和放止走光,很多女同学都会穿着丝袜裤上学。美莎也不例外,穿好内衣后,便把薄薄的黑色丝袜,套左美腿上。接着也把白裇衫和蓝色的格子裙穿好,便上学了。一路上不少人跟美莎打招呼,她们虽然刚搬进这区,但很快便很受邻居欢迎,当然也有不是男性是打招呼为幌子,实际是在欣赏美莎的姿色。下午的体育课后,一班女生在更衣室嬉戏。「美莎的乳房好美哦……又软又大」奈奈很淘气的从气偷袭美莎的胸部。「啊……不要这样,奈奈,快停手……」美莎似乎经常被奈奈这样玩弄。「好敏感的身体啊,稍为碰一下美莎的乳头,就已经变硬了」奈奈一边揉搓,一边用手指挑逗着美莎的乳头,她似乎越玩越兴奋,甚至准备把手伸进美莎的内裤中。「奈奈,够了……」美莎及时把奈奈的手捉住。「好可惜哦……如果我是男生,一定会把美莎追到手,然后欺负过够,嘻嘻……」她们边说边笑地穿上校服。奈奈和美莎都是很要好的朋友,所以即使奈奈经常用美莎的身体开玩笑,美莎也不介意,之不过,奈奈的说话,今天竟成真了。换好衫后,奈奈和美莎都习惯渴点运动饮料,补习水份后才回课室上下午的课。今日一如以往,可是不同的是,美莎之后感到很不适,老师说可能是中暑了,便叫了奈奈陪同美莎到保健室。奈奈吩咐美莎好好休息后便离开了,美莎也昏昏欲睡的睡着。这时,一名男同学走进来,美莎矇矇矓矓下认得是同班的男同学-风间浩树。「你们不是在上课吗?为什么会在这里」美莎勉力地坐起来。「随便找个藉口出来就可以,我等了这一刻很久了。美莎……你真的很美,我很喜欢你。」浩树的说话令美莎很意外。浩树是一个商人的儿子,虽然很有钱有外表,但因为行为比较孤僻,平时都没有女同学主动跟他交谈,但现在竟主动向美莎示爱。「这……这太突然了吧,但是,我还没……打算交男朋友,所以……对不起……」美莎显得有点不知所措。「不,你误会了,我没有要你做我女朋友的意思,也没打算询问你的意见……」「那,这是……甚么一回事?」美莎有点大惑不解了。「坦白的说,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性奴。」浩树说得很冷静。「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……」「简单直接的说,我打算现在把你侵犯,然后把你要胁,以后继续满足我的性欲。」浩树二话不说的把美莎拥抱起来,强行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口内。美莎心想反抗,可是身体却用不上力,结果只好眼白白被夺去初吻。他们口唇交缠了一分钟,浩树才把舌头伸回,但口水像丝一般仍然连接着两人的舌头。「好……好过份」美莎第一次接触男性的嘴唇,敏感的她刚刚竟也有一刻的享受,但回过神来,便想推开浩树。「没用的,我把麻醉药和催淫药加到你的饮料中,你现在连叫出来也应该感到困难」浩树捉起美莎的手,让她停止了反抗。「你好卑鄙,快放开我,否则我会追究的……嗄嗄……」美莎连呼吸都变得凌乱,看来药力正在发作。「不……这只是为了减少反抗和受伤,之后没有药物我也能令你欲仙欲死的。」浩树不慌不忙的把美莎推倒,然后解开她的上衣。可是美莎就快急死了,自己的乳房就快要被男人看光光,只好把眼合上,使内心好过一点。浩树对于美莎的表现感到很满意,之后拉起了美莎的胸罩,使她的双乳从中跳出来。「比我想像中大多了,而且很柔软,真想一口把她们吃了」浩树还是忍住了冲动,先轻轻的爱抚着乳房和乳头。「求求你,嗯……不要再摸了,嗯嗯……」「开始呻吟了吗,真敏感的身体」「不……不……嗯嗯……没有,这只是……啊」美莎感到身体越来越轻,乳房不断传来快感令她发出声音。浩树立时改为用口吸吮乳头,让美莎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。美莎就像哺乳似的,丰满的乳房正养育着浩树似的。此时浩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,不断来回抚摸美莎的美腿,享受着丝袜嫩滑的质感。「小美人,你的美腿真的很淫荡,你知道吗?有很多男生都幻想操你的丝袜脚啊」浩树的口从美莎的乳头离开,改为吸吮她的丝袜美腿。「嗯……求求你,不要舔……嗯嗯……好痒……」显然浩树不会理会美莎的劝告,她的美妙娇吟的要求,只令浩树更卖力地进攻,慢慢已舔到美莎的密处。「啊呀!不,这里不要碰,求求你……」美莎用尽力的把双脚夹紧,浩树也要使点力才能把其打开,美莎现在两条美腿被擡起成v字形。浩树赶紧把手伸进丝袜里,把内裤移开,现在美莎的阴户,跟空气只有一块薄丝阻隔。「这就是男生都想见到,美莎的私处,粉红色的,相当诱人呀。」美莎已经感受到浩树的气息了,她尝试再把双腿夹紧,但已经被浩树的头入侵了两腿之间的空间。浩树也不打算移开,就这样被穿着丝袜的双腿夹着,一边对私处舔弄起来。「噫……噫……不要……这样……嗯嗯……好脏……呜……喔喔喔喔……」口唇虽然说不,可是不争气的下体却流出了不少淫液。「嗯……真好吃,想不到美莎的淫水会这么香甜,啧啧……啧啧……」美莎越来越看不下去,只好羞涩的闭着眼睛。淫水和口水开始流出来,弄湿了保健室的病床。舔了不知多久,美莎已经整个人软了,口中只有呻吟声。浩树见时候差不多,便站起来,把校裤和内裤脱掉。美莎眼前的,是一根庞然大物,这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性器官,她当然不知道浩树的17厘米,又黑又长的阳具是多罕有。但她知道,这东西极有可能会插入自己的阴道内,抽插,然后射精。「太粗了……放进来的话……不知会怎样,但是身体好像很奇怪似的」美莎心中竟浮现出奇怪的渴望。她的身体已经被挑逗起来,正处于青春期的她,身体对男性变得很敏感,加上催淫药的影响,她现在真的有点想让浩树的阳具插进自己体内。可是浩树并没有如她所愿,只把阳具放在她的阴户上,然后再合起她的双腿,然后先在被丝袜包着的大腿内侧抽插。浩树十分享受丝袜所带给他的质感,丝袜也为美莎带来最后的保护,默默替美莎的私处承受阳具的磨擦。「觉得怎样……被男人的东西隔着丝袜磨擦阴核。」浩树似乎是有意这样做,他一边舔着被举高的美腿,一边欣赏着美莎陶醉的样子。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欺负……啊……美莎……了喔……啊啊啊」美莎虽然口唇上仍有点反抗,但已不再抑制呻吟声了。两人性器官分别分泌着润滑液,把丝袜弄得粘粘的,美莎也从中感受到浩树又硬又热的阳具。「美莎……想让阳具插进来吗?」浩树加快了磨擦的速度。「……」美莎没有回应。「想要吗?」浩树知道美莎只是忍耐,便再加强攻势。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美莎还是忍耐着。突然浩树停下来了。「不能停……啊……不,我没有……」美莎感到连绵的快感停下来,不经意的说出心中的愿望。「这就对了,既然如此,我也如你所愿吧。」浩树露出一丝淫笑,然后就用尖锐的指甲将丝袜给撕破了一的小洞,并把龟头对准洞穴。「滋滋……滋滋……」浩树慢慢的插入,水声清澈可听。「不要……啊啊……啊呀呀呀呀呀」美莎感到处女膜的撕裂,阵阵痛楚由此而生。「哈哈……想不到美莎还是处女,怪不得一直都露出羞涩的表情。」浩树以为美莎这样的美少女早已跟别人性交过,怎知还是一名处女,一喜之下,竟将整条阳具直插到尽头。「呜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求你……拔出来……啊呀……」血丝从美莎的私处一点点的流出来,浩树也知道暂时不能心急,所以也就慢慢的抽插。「处女的穴就是不同,又暖又湿……啊呀……果然,你跟别的女生不一样。」浩树还是第一次呻吟出来。慢慢地美莎习惯了,痛楚的感觉很快就消失,刚才的快感又再占据她的理智,这也是因为催淫药的原故。「不!不行!……喔……啊啊啊……我不能有快感,明明被人在侵犯……」美莎本来藉着痛楚,希望让自己回复一点理智,可是心中却是默默的享受着。「噫……噫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啊啊啊」「美莎真是淫荡的女生,明明被人侵犯,却叫得这么享受,而且阴道还一直吸吮我,想不到你的私处是个名器。」浩树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插抽速度,又不停用淫语摧毁美莎的理智。「啊啊……这都是……因为……嗯……你的药……嗯嗯……啊啊啊」「哈哈……这个就是男生的女神……呜啊……我在干大家梦寐以求的美莎,啊……太爽了……太爽了!!」浩树把力量都集中到腰部,一连抽插了百多下。美莎只感到意乱情迷,快感不断,被强奸的事已忘记得七七八八了。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啊呀啊呀……要出来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……」美莎终于在男人的性器官下屈服了。从阴道中喷出大量淫水,弄得两人交合的地方水渍处处。「竟然潮吹了,真是天生性交的尤物……啊呀……不好了……被你这样一来……我也差不多要发射了……」「嗄嗄……不……嗄……请不要……嗄射在……嗄嗄嗄……里面」可是美莎知道已经太迟了,她已感到子宫内充满了温暖的液体。浩树的射精量很惊人,还没射完便已倒流出来,白色的精液也染污了黑色的丝袜,造成很强烈的对比。浩树过了大半分钟才跟美莎分开,在美莎失神的时候拍下了几张相。「若你不想相片被公开,就请你别将今天的事告诉人,你现在先休息一下,我之后会再联络你。」浩树穿好校服,便离开。保健室内只剩下衣衫凌乱的女学生。第二章诱惑的女教师浩树离开后,美莎的身体还麻疹了好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。此时美莎听到外面有声音,便立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然后,门打开了。「美莎!!刚才有人告诉我你中暑晕到了,你没事吧?!」里莎气急败坏的走进来。「姐姐,我……我没事了,稍为有点累而已。」美莎本想告诉里莎刚才发生的事,但一想到正被浩树要胁,唯有暂时隐瞒。「没事就好了,待会早点回家休息,今晚买你最喜欢的寿司做晚饭。」里莎轻轻吻了美莎的额头。「多谢姐姐……」美莎露出了笑容。由小到大,每次美莎遇到不愉快的事,里莎都一定会保护和安慰妹妹。因为待会还要上课,里莎再嘱咐美莎几句,便又赶着离开了。在这所学校里,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教师,里莎是其中最为特出的,除了因为外表,亦因为她经常跟学生打成一片,所以很受欢迎,当然她性感的衣着也是其吸引人的原因。每次她走进课室时,同学们都会很留意她的衣着。今天里莎也没有令同学失望,她上身所穿的是一件紫色丝质v领裇衫,下身是一条黑色紧身皮制短裙,和黑色的细跟高跟鞋,最令人激当的是她穿着一双深紫色的吊带丝袜,袜带还暴露了出来,相当性感,男同学无不被她的美腿所吸引。「今天又是短裙,要是能看到走光就好了。」「上身好的领开得好低,快要见到乳沟似的。」「里莎老师的腿真的好性感哦,能摸一下,就是死也甘愿」男同学议论纷纷。「好了,bequiet,要上课了,再嘈就要打屁股了哦……」里莎假装愤怒的样子也同样令人淘醉,所有人都静下来,乖乖拿出书本上课,除了杉山外。「misslisa,yoursilksocksaresosexytoday,youmakemefeelhot。?」杉山平时都是滋事份子,一有机会便会乘机找里莎开玩笑。里莎当然知道这样的学生不过是为吸引人注意,已经习已为常。「really?!ifyouwant,icanmakeallofyoufeelcool。☆」里莎坐在教师桌上,两脚交叉叠起,却又恰好地没有走光。这话一出,同学们顿时哗然起閧,直至里莎拿起手上的测验卷。「thisislisaattack^3^.」里莎向全班同学露出胜利的微笑,然后便派发测验卷。作答时,里莎在班房四围巡视,在里莎面前,所有同学都专心地做卷,但只要是里莎经过自己身旁后,男同学都会偷望里莎的美腿。有些较大胆的同学,例如杉山,更会假装掉下像皮擦,乘机由下而上偷窥里莎短裙下的春光。里莎也不是不知道男同学的所作所为,但一想到他们只是喜欢自己而做,也就只眼开只眼闭。之不过偶尔有人用手碰到她的丝袜时,她就会报以一个装怒的眼神,同学就会知难而退。下课钟声响起,测验结束,里莎便逐一收起同学的测验卷。毕竟是名校,同学都答得不错,除了坐在黑板前的野口。「野口同学,为什么你的测验卷一片空白?」「里莎老师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懂……」野口支支吾吾。「……这样吧,放学后你到训导室,我替你补习一下。」「不用麻烦老师了,我……」「乖学生不能拒绝老师的要求哦……」说完,美莎若有所思地离开课室了。放学后,野口战战兢兢的走到训导室,里面没有其他人,除了一位美女教师。里莎先请野口坐下,之后便单刀直入的说。「野口同学你刚升上高一时,英文成绩很好,为什么近来的成绩倒退了?有什么原因能告诉老师吗?」里莎温柔地问。「其实……近来,上堂很难集中……」野口支吾以对。「有甚么原因吗?是不是老师教得不好?」「不!不!老师教得很好。只不过,一望见老师就……心情……有点……复杂。」野口越说音量越小。此时里莎发现,野口的裤裆渐渐隆起,便大概估到发生甚么事。「难不成……你对着老师在想色情的事情?」里莎把头移近野口,使他越觉紧张。「对……对不起,只是一看见老师的身体,下面就不自觉地……」野口很尴尬,羞得把头低下来。野口虽然是高一的学生,可是外表和心志都比本身年龄小很多,他现在面红耳赤,在里莎眼里就像个犯了事的小朋友般,看着他天真的表情,里莎根本就愤怒不来。「是不是老师衣着比较性感,令你有遐想了?」野口没有回答,里莎继续说:「那都是老师不好……」「不是的……我觉得老师穿得很高贵漂亮!」野口连忙回应。这回答令里莎感到很高兴,但没有表现出来。「这样也不是办法,这样你只会更胡思乱想,为了让你以后能专心上课,老师今天为你作一些特别指导吧。」里莎从抽屉中拿出一根绳子,开始把野口的双手、双脚缚在椅子上「老师!!你这是……」里莎使野口动弹不得。「避免你一会兴奋起来,突然非礼老师,所以要把要缚好。」里莎的说话令野口有点不明所以。但里莎之后所作的,更令野口的心都掉下来。里莎竟然拉开野口的裤链,然后隔着内裤用手给野口按摩。「老师!!这……这样……啊啊呀」「既然是老师诱惑了你,我就让你好好泄一下,当是赔罪吧。」里莎纤细的手指让野口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,更重要的是,一直的性幻想对像,现在竟然替自己手淫,令野口口中发出阵阵呻吟声。里莎感到内裤的前端渐渐的产出粘粘的液体,于是便把野口的校裤退到膝上。现在野口在里莎面前,露出着自己的性器官。「老师……这样,如果有人来的话……」「那你希望老师停下来吗?」答案是显然的,当里莎把手探进他的内裤,掏出他的阳具,野口心中便打消了一切放弃的念头。里莎翻下包皮露出龟头,熟练地刺激着野口的阴茎,时而刺激龟头,又时而玩弄睾丸。对于野口这个处男来说,这样的享受哪里能忍受得住,不到一分钟,阳具便喷出了浓浓的精液。「是不是很舒服?」里莎的手染满精液,比起中年男人,年青男性的精液似乎没有那么腥臭,还仿佛传来迷人的淫香,正吸引里莎伸出舌头去尝。「嗄嗄……很舒服,老师的手让我很舒服」野口似乎已经很满足,但里莎却不知足地跪下来,捉起仍然高昂的阴茎准备口交。「看来还不够,野口的下面看来还很有精神,老师要再教训一下」野口还来不及反应,里莎已把染满精液的阳具整条含下去。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里莎老师……好舒服……好棒……原来口交是这么的舒服……哦……」野口的阳具不算很长,里莎一下子用嘴全部含住,之后又吐出来、再沿着肉冠舔吮包皮。技巧又熟练又淫荡。野口即使刚刚射完精,面对这情境,还是很快情欲高涨。「野口你要好好忍耐,若果在老师口里射精的话,老师就要惩。罚。你……」里莎露出了一丝淫笑,野口虽使点头应承,也知道这是不能保证的事,因为里莎已经找出他龟头上的敏感点了。里莎用嘴唇稍为拨开包皮,用舌头轻轻舔他的龟头,然后再经阴茎根部舔到睾丸,再绕着龟头转,就这样来回动作几遍,再加上里莎一直刺激他的龟头,野口好像有点受不了。「哦……里莎老师……好舒服哦……真的好棒,我快射了……啊……对不起……老师……我……我又要射出来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里莎明明听到野口的劝告,但却不打算回避,由自己的口去承受第二波更浓的精液。里莎吞不下的精液从口唇与阳具之间的隙缝里慢慢流出来,有些不小心便滴在里莎的紫色吊带丝袜上。当野口还在喘气时,里莎整个人坐在野口的大腿上,然后把她的舌头强制伸入野口的口中。野口从里莎的舌头中感到强烈的精液味道,但他并不抗拒,因为里莎的香舌更吸引,也就不自觉得与她的舌头交缠着。当精液的味道被口水盖过后,里莎才把俩的口唇分开。「竟然把精液射进老师口中,还弄污了老师的丝袜,惩罚就是要你自己尝尝自己的精液。」的确,如果要野口自己吃回自己的精液,实在不好受,但如果连同里莎的吞香,就另作别论。里莎看着自己的丝袜似乎有点困扰,大腿的部份被精液弄了不少深色的斑点。「老师……反正丝袜弄污了,不如……不如把丝袜给我,我回去洗净再还给你吧。」野口分明是想拿走里莎的丝袜回家玩弄。「你以为我会再穿着被男人精液弄污的丝袜吗?」里莎似乎有点生气自己的名牌丝袜被弄污。「那……请老师把丝袜送给我吧。」野口也不知从哪里来了这种胆量,竟然主动提出要里莎的丝袜,里莎也被他的要求吓呆了一会。「野口同学,你真是不知足,老师替你射了两次,现在还想要老师的丝袜?」里莎从野口身上站起来。「可是……我真的很喜欢老师的丝袜美腿!!」野口说得很坚决。里莎大概明白,令野口不能专心上堂的原因是自己的下半身美腿,所以里莎决定以毒攻毒。她把一张桌子推到野口的面前,自己坐在上面,野口望着里莎,有点大惑不解,但他倒是期待着里莎的「教导」或「惩罚」。「怎样,被你梦寐以求的丝袜爱抚,感觉如何?」里莎脱下了高跟鞋,然后先把脚尖撩起野口的裇衫,开始用脚底爱抚他的胸膛。「嗯……很……很舒服……啊……老师的丝袜……好棒哦……」里莎用脚指开始撩动野口的乳头,使他发出微弱的呻吟声。里莎越摸越下,直至碰到野口的阳具。原本射过两次之后,野口的阳具经已软下来,但被美女老师的淫脚玩弄,这种感受又令他重点起性冲动。里莎的丝袜因为碰到野口的阳具,不免被弄湿,这里起码要粘上两种体液—里莎的口水和野口的精液。但里莎还是用上两只脚,夹紧野口的阴茎,上下搓弄。里莎这样作难免会被野口看见裙下的内裤,男同学平时偷窥也看不到的紫色丝质丁字裤,现在也展现在野口面前。他正在深叹里莎果然有先见之明,把自己缚着,否则,那有一个男人望见这样的淫乱的情境而不立刻把里莎推倒,将阳具直插入她的阴道,狠狠的插入去。正常的话,一位老师穿得这样性感,却实很淫荡,令人想入霏霏,可是野口眼中,里莎却仍然是一个天使。「好舒服哦……老师……嗯嗯……我……啊呀……太爽了……啊呀……不行,又要射了……」野口感到快要再射精时,快感突然断了。里莎从桌子上下来,把染满精液和精水的吊带丝袜脱掉。「野口同学因为老师的丝袜美腿要分心的话,那么这双丝袜也可以令你专心起来。」里莎挑皮地把丝袜掠过野口的面前。「老师……这到底是……?」野口快要射精时才被停止,这才是对他的最大惩罚。「丝袜送给你也不是不行,如果你成绩有进步的话,老师不单止把这双丝袜送给你,还会继续刚才的事情哦……」也就是说里莎会再次替野口脚交。「当然,你不能跟其他同学说。」「不……绝对不会?多谢老师,我一定会忍耐,用心上课的!!」野口喜出望外。离开训导室前,野口问了里莎一个问题。「对了,老师是不是也用过这种方式教导其他同学?」里莎把食指竖在樱桃小嘴前回答:「这是秘密☆」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