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奇影片 米奇影音盒 米奇影院qvod 777米奇影视盒快播 
空闺怨妇      点击:加载中
杨雪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,今年35岁。她的丈夫张宾是军人,是海南的一个小岛上的驻岛官兵。由于丈夫经年驻扎在海岛,一年也很少能回来几次,为了能经常和他团聚,杨雪带着他们8岁大的儿子,来到了广州。杨雪原来所在的学校把杨雪安排在了广州的一所中学,继续教书。她的儿子也把学籍一起转到了她所在的中学的附属小学。  由于学校教师的宿舍不能和家属住在一起,杨雪没有办法,只能到外面去找房子住。几经波折,还好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所房子,价钱也合适,条件也不错,只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要和一个58岁的老光棍合租,权衡了好长时间,杨雪还是决定把房子租了下来。毕竟身上的钱也不允许她能独立的租一套比较好的房子。  搬家那天,和她合租的老头帮她忙前忙后,杨雪也很是感激,并且暗自庆幸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人做邻居。但谁知道,她的淫荡生活却自此而起。  一切都安定下来以后,杨雪给丈夫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不用担心,有时间会去看他。张宾由于长期在部队,都不能经常操杨雪的骚逼,妻子一来电话,定是要借机调笑一下,杨雪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做爱,给丈夫这么一搞也是水流不断。  挂了电话,杨雪不禁心里难过起来,是啊,35岁的她正是对性十分渴望的时候,这么长时间独守空房,她那里能忍受的住。  杨雪脱下沾满了骚水的白色丝蕾内裤,叹了口气,扔到了洗手间的桶里,准备冲凉休息,“明天还要上课呢,第一天上课可不能迟到了。”她想。  儿子张宝被安排到了学校住宿,只有星期天的时候才能回家,杨雪也少了很多的负担,在新的学校的生活也挺愉快,杨雪心里也很高兴,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,什么也都相安无事。  杨雪的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房子,在最顶楼,采光条件也相当不错,出了家门再上一层就是楼顶,楼顶也很宽阔,是个凉衣服的好地方很多人也都喜欢把大的衣物拿到顶楼来晾。家里也有个不大不小的阳台,小来大去的衣服,比如她的奶罩啊,内裤啊,丝袜什么的,她就直接晾在阳台上。  这些暂且不说。  和杨雪住在一起的老头叫罗汉,今年58,老光棍一根,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钱,整天和一群三五不着调的老流氓混在一起,这几天,家里突然住进了这么个风韵芳颜的少妇,这个老色鬼心里也不知道有多高兴,一个淫亵的念头正在他的头脑里慢慢形成了。  自从那天在厕所里发现杨雪的未洗的内裤,内衣和丝袜以后,他就经常的用她的这些贴身的衣服打飞机,经常幻想着能真的结结实实的操一下这个诱人的少妇。  罗汉一边把杨雪的内裤套到自己的鸡吧上摩擦,一边拿起她的奶罩在鼻子边上闻着,好象真的闻到了杨雪的奶子一样,那香喷喷的味道让他着迷,“这个杨雪看样子也是个骚货,每次都能看到她的内裤上都有斑斑的淫水的痕迹,一定是晚上想人操她了,就自己搞自己,”罗汉想:“再说了,穿这么性感暴露的内裤的女人也一定不是什么贞洁列女。”  搓了好长时间,罗汉终于把他的浓浓的精液喷到了杨雪的内裤上,突然一个有趣的念头在他的头脑里一闪而过。  “嘿嘿……这次有你好看了……”  罗汉到厨房把杨雪做饭买的一桶油拿了过来,把他刚刚喷在内裤上的白色的精液全数的灌到了那桶油里面,“嘿嘿。让你尝尝老子的精液的味道香不香。”  下午六点,杨雪从学校回来了。  罗汉忙给她开了门,“小杨回来了?”  “恩,罗叔你怎么在家啊。”杨雪今天穿的是一套的黑色的职业装,膝盖以上5公分的短裙,配上肉色的闪亮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。上身是白色的短袖衬衣,一对又涨又鼓的大奶子好象要跳出来一样,她弯腰脱鞋子的时候,罗汉能从领口处看到她的洁白,深深的乳沟。  罗汉的大鸡吧一下子就硬了起来,还好反映的快,罗汉赶忙进了厨房。  “小杨啊,吃饭了没有?”  “还没呢,刚下课回来了,自己做点吃的就行了。”杨雪说。  “你们当教师的还真是辛苦啊。我反正也快做好了,一会你就和我一起吃吧。”  罗汉殷勤的说道。  “那怎么好意思呢,罗叔,哪能麻烦你呢。”杨雪不好意思了。  “没关系,什么麻烦不麻烦的,都是邻居吗,你休息一下,马上就可以吃了。”  “那就麻烦你了啊罗叔。我先冲个凉。”杨雪说完回了自己的房间,换了衣服,去了洗手间。  罗汉一看时机到了,马上就把他的又涨又红的大鸡吧掏了出来,对着两个荷包蛋的一个打起飞机来,想象着使劲的操着杨雪的不短流水的骚比,把杨雪操的哭爹喊娘,不一会时间又是一股浓浓的精液,喷到了那个荷包蛋的蛋清上。  罗汉看了看自己的杰作,把所有做好的饭都摆到了餐厅的桌子上。  杨雪冲完凉以后,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,来到餐桌坐下,开始吃饭。  “罗叔,这全是你做的啊?”杨雪挺惊讶。  “是啊,不过你先尝尝好不好吃,我的手艺也不怎么样。”罗汉没动筷子。  眼睛看着那个荷包蛋,“你吃吃看,先吃着个荷包蛋,给我点意见。”  “好啊,”杨雪吃了一口,罗汉看着她,刚好把他射在蛋清上的精液吃了一半。  “怎么样?”罗汉问。“恩,挺香的,和我以前吃的味道有点不一样,有点腥腥的。”  “是啊,我只把鸡蛋煎到6成熟,蛋清可能会有点腥味。”嘴上这么说,心里想:“能不腥吗?里面有老子的精液,不腥才怪了。”  “也挺好吃的,”杨雪高兴道,“罗叔,你也吃啊。”  看着杨雪把涂有自己大量精液的荷包蛋吃的精光,特别是精液抹到她嘴上后,她再用舌头舔一下,全部吃掉的样子,罗汉的鸡吧不禁又有点硬硬的了。  吃完饭,各自无事,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。  又是一夜春梦,第二天早上起来,杨雪的内裤被淫水打湿了,干了以后硬棒棒的很是难受,也不能再穿这天内裤去学校啊。幸好阳台上还有洗好的内裤,杨雪看见客厅里没有人,就匆匆的把阳台上干了的内衣裤全都收了回来。这条黑色的丁字裤是杨雪最喜欢的,连老公也不知道,是她自己偷偷买回来的。这条内裤几乎只有三跟绳,穿上以后,中间的那条带子能紧紧的勒进自己的粉嫩的小穴里,还能摩擦到阴蒂,每次穿都有点痒痒的,好舒服。  杨雪穿上了这条丁字裤,又找了一条淡黑色的连裤袜,穿上了新买的一套套裙,有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,对着镜子照了照,挺满意的,然后就去了学校。  杨雪刚走,罗汉就偷偷摸摸的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,脸上带着诡异的笑,“嘿嘿,今天有你好看的,我保证不到中午你一定要给我回来,让老子好好的操操你的骚穴。”  杨雪家离学校很近,很快就到了学校,第一节课就是她的课。但是当课上到一半的时候,杨雪慢慢感到,一阵阵的酥麻的感觉从小穴传上来,一直传到她的大脑,一种莫名的兴奋开始左右她的意识。  她只感到两腿之间的小洞不断的向外冒着淫水,两腿开始发软,让她在上课的时候都忍不住要叫出声来。  她还不知道,她现在的脸红的就像猴子的屁股一样,说话也开始发颤,“同学们……这道题……恩……对不起……同学们……稍等一下……”杨雪几乎站不住了。只能后退到讲台,扶着讲桌。  “老师你不舒服吗?”班长林蓝关心的问杨雪。  “恩……没事……老师有点不太舒服……林蓝你先带大家读读课本……恩……老师要回去休息一下……”  在全班同学诧异的眼光下,杨雪匆匆的逃离了教室。  有几个男生暧昧的相互看了看,好象明白了点什么,会意的笑了。这几个男生一个叫王伟,一个叫吴亮,还有一个叫小四,一个叫郭子,他们平时都是班里学习的倒数几名,正而八经的东西不知道,关于操比的事情怎么能瞒过他们的眼睛。看着美丽女老师夹紧屁股往外跑的样子,他们的鸡吧都硬生生的站了起来,能操操老师该多好啊。  杨雪到了办公室,别的老师都去上课了,正好教导主任李民在,杨雪吞吞吐吐的向李民请了个假就要回家。  “哎~~等等,杨老师,你没关系吧?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?”李民关心的问道。  “哦……不用了……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……不会耽误明天的课程的……”  杨雪费力的说。  “要不我是送你去医院吧……”李民就要把她拉出去……“不用了……李主任……我没关系……”杨雪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了,本来腿就软,被李民一拉双手正好压在了李民的鸡吧上。一双大奶子也压到了李民的胸口。  杨雪的奶子十分有弹性,再加上香喷喷的身体一靠,李民的鸡吧也是一硬,被杨雪抓个正着。  杨雪“嘤”的一声,赶快松了手,“对不起,李主任……我要赶快回去了……”但她此时心里去真的想这根又长又粗的大鸡吧能狠狠的操她一顿。  李民也就势一松手,放开了杨雪,杨雪也一溜烟的跑回了家。  李民看着杨雪的背影,色咪咪的笑了笑,因为他看到杨雪的裙子,在屁股的位置,小小的湿了一块,他知道了……一定是有人给你下了春药了……杨雪匆匆的回了家,回到自己的房间,急忙把丝袜裙子脱了下来,一看自己的内裤上已经是淫水泛滥,再也顾不得什么害羞,把自己的两根指头插进了已经开始肿胀的小穴。一边抽插,一边抚摩着自己的又白又嫩的大奶子。但是自己用指头搞了很长时间,也没能压下自己的欲火。  “现在要是有根又热又粗的大鸡吧能来操几下能有多好啊……”杨雪心里想。  “对了……也不知道厨房里还有没有黄瓜茄子之类的东西,或许能比手好一点……”  杨雪赶紧套上了裙子,穿上衣服,来到了厨房。“还好有昨天没吃完的黄瓜……”杨雪赶紧拿了黄瓜要回自己的房间。就在这时,罗汉打开了门,从他的房间走了出来。  “小杨啊……你不是还要上课么?怎么回来了?你饿了啊……我有面包啊……吃黄瓜怎么能点饥呢?”罗汉色咪咪的看着杨雪。  杨雪顿时很尴尬,“哦……我有点不舒服……所以回来了……想吃点水果……”  一边说一边要回房间。  “你不舒服啊……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……”  “哦……不用了,休息一下就好了……”  “是吗?那好吧……”  杨雪看见有机会走,就赶紧回了卧室。  匆匆的又脱了所有的衣服,迫不及待的用避孕套套住了黄瓜,插进了自己的小穴。  可是自己又是操了好长时间,小穴里的难忍的痒还是没有止住。  “小杨啊……没有用的……再粗的黄瓜也不如我老罗的大鸡吧好用啊……”罗汉推开房门走了进来,淫笑的看着一丝不挂,正在奋力用黄瓜操自己骚穴的杨雪。  “你怎么……”杨雪一惊,黄瓜从手里掉了下来。一眼看到也没穿衣服的罗汉,挺着个又红又粗的大鸡吧,不知所措。  罗汉从地上拣起了黄瓜,拿下了安全套,自顾自的吃了起来,“没想到你的骚水还真不少啊……想不想我的大鸡吧操操你啊……”杨雪此时也是羞的满脸通红,心里想说让他滚出去,可是嘴里却不知道怎么了,说:“要……”  “你要什么啊……”  “要你的大鸡吧……”杨雪下体的瘙痒再也让她忍受不了,“快点吧,过来操我……我的下面好痒啊……再不操我就要死了……”  “可是……要我操的话我也会操死你的……”  “我宁可让你操死我啊……快点吧……你个死东西……”杨雪站了起来,用手握住罗汉的大鸡吧一把把他拉了过来……就要往自己的逼里面塞……“要我操你不要紧,不过今天操了,以后我说要什么时候操就什么时候操,我说怎么操就怎么操。行不行……”  “行啊……你快点吧……我都痒死了……以后随便你操就是了……”  罗汉一听,哈哈一笑,马上提枪上马,一下子把鸡吧操进了杨雪的穴里。  “哦……好痛快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你快动啊,快插啊……你个老不死的……还要我教你怎么操穴啊……”  “当然不用你教了,操你之前,我要和你商量个事……”  “你先操几下再说嘛……一边操一边说……快点啊……”  “从今天开始你就要认我做干爹,你做我干女儿……”  “你个老不死的还想老牛吃嫩草啊……行了……我认了就是了……你赶快操吧”  “那你先叫一声啊……”  “好了好了,干爹,快用你的大鸡吧,操干女儿的小骚逼吧……人家都痒死了……”  “好好好……干女儿真乖,让干爹今天好好的操操你……”  说完,罗汉就死命的在杨雪的小穴里抽插起来……其实,罗汉给杨雪的内裤上下的药名字叫合和散,这种药由红的和蓝的两部分,他给杨雪下的红药,自己的鸡吧上抹的是蓝药,只有用蓝药才能抵抗红药的药性,所以,之前杨雪用黄瓜或是手指自己搞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的。  罗汉得意的操着杨雪,享受着这成熟女人的肉体,一边操着水淋淋的穴,一边拍打着杨雪的大白屁股。  杨雪也是叫罗汉操的摇头晃脑,不知所谓了,嘴里亲干爹,好丈夫的乱叫一通。下面也是极力的配合着罗汉的抽插。  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大战了五百回合,罗汉终于忍不住了,把滚烫的精液灌进了杨雪的已经被干外翻的小穴里面,才算交枪投降。  罗汉躺在床上,得意的看着被自己操的浑身是汗,直翻白眼的杨雪:“怎么样,干女儿,好老婆,干爹操的怎么样啊?”  杨雪已经是体力透支,那里还有心情和他说笑?用手拍了一下罗汉的已经缩水了的鸡吧,抛了个眉眼给他,自顾自的睡着了。  杨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她起来才发现,自己的嘴里,小穴里,还有奶子上都是干了以后的精液,她心里也很纳闷:这个老东西自己怎么能射这么多的精液出来?  她用床单包了一下身体,想去卫生间冲一下身上的污秽。打开门一到客厅,杨雪吓了一跳。  有三个老头子正在一丝不挂的谈笑,其中一个是自己刚认的干爹罗汉,罗汉的胯下还趴着一个三是多岁的少妇。罗汉正在用他的大鸡吧狠狠的操着。其他的两个老头,一个把自己的鸡吧塞到少妇的口中,要她给自己口交,另一个正在用鸡吧操少妇的屁眼。  众人看到杨雪出来竟没有停下,还在继续的谈笑操穴。  杨雪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身上会有如此的精液,一定是在自己熟睡的时候,又不知道被这三个老东西干了多少次,她更是为自己都没能醒过来而惊讶。  那个少妇也是被操的正欢,嘴里还唧唧歪歪的叫着“好老公,好公公……操死媳妇了……”  “小雪你醒了啊……”罗汉从那少妇的小穴里抽出了大鸡吧,向杨雪走了过来。  他的空位也就立刻被另一个老汉接替了过来。  杨雪看着罗汉的愤怒挺立的大鸡吧,骚穴里不禁又有一股淫水流了出来……“恩……刚起来……你们这是干什么啊……轮奸啊……他们都是谁啊?”杨雪不知道怎么了,看到这样的场景竟然也不知道害羞,反而和他们打起浑来。  “哈哈……轮奸?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睡着的时候,给我们三个也轮奸了好几次了???”罗汉大笑。  “我还能不知道?看看我这一身的精液,满嘴都是,屁眼里也有,我就知道你自己也没这么多的东西……说,他们是谁啊?”  “他们都是我的几个老哥们……认识很长时间了……闲下一起玩玩……”  “一起玩玩?我怕是一起操操穴吧?”杨雪打了罗汉的鸡吧一下,大鸡吧晃了一晃,直晃的杨雪的心里痒痒的……“哈哈……算是吧……操着阿敏屁眼的那个是她的公公,也是我老哥们,叫柳大洪,操阿敏的穴的那个叫老张头,你应该认识啊……嘿嘿……不是你们学校看门的老头?”  “那个女的叫王敏,是老柳的儿媳妇,今天下午和老柳一起来这里玩,我们三个正好都在,就操操她……王敏的儿子就在你教的班上学啊,叫柳小四……”  听着罗汉在给杨雪介绍他们,他们也都向这里看了过来,说到谁的时候,就和她点头示意。王敏和她打招呼的时候,正在被两个老东西操着,嘴里光顾着浪叫了。  杨雪看了看老张头,果然是学校的看门的老大爷。老张头也一边操着王敏,一边色咪咪的看着自己。  “要不要起来来操操啊?”罗汉向杨雪发出了邀请。  “得了吧,我睡觉的时候你们不都操过了吗?还操~~我要去洗澡了。”杨雪走进了卫生间。
上一篇:同学的妈妈 下一篇:和学生乱伦
评论加载中..